<rt id="55922"></rt>

<rt id="55922"></rt>
  • <ruby id="55922"><mark id="55922"></mark></ruby>
    <source id="55922"><nav id="55922"></nav></source>
    <b id="55922"><form id="55922"></form></b>

      <rt id="55922"></rt>

    <cite id="55922"><tbody id="55922"></tbody></cite>

    未標題-1.jpg
    徐州探索發展精神障礙社區康復雙向服務機制
    2021-11-26 12:32:00  來源:徐州日報  
    1
    聽新聞

    “兒啊,媽媽這幾年找你找得好苦,終于見到你了!你還認得媽媽不?”

    “媽……媽……”

    “孩子,今天就跟媽媽回家!”

    “家?!”

    11月18日,是流浪乞討精神病患者“徐二八”在徐州市廣慈醫院生活的第721天。通過DNA比對,“徐二八”幸運地找到了親人,成為第31個從廣慈醫院回家的留置患者,可以跟著媽媽回家了。

    廣慈醫院位于新沂市,是徐州市民政局所屬二級精神病??漆t院。目前,尚有101名和“徐二八”一樣的精神病患者在這里留置,依靠政府兜底保障和醫院的減免幫扶生存。醫院,成了他們離不開的“家”。

    “這個家,得保住,咱還得再建一個‘家’?!?9歲的廣慈醫院黨總支書記、院長狄邦成,退休前還有一個大“心思”——探索精神障礙社區康復雙向服務機制,為更多的“徐二八”們建更多的“家”。

    入冬后氣溫驟降,廣慈醫院的患者早就換上了統一的服裝。

    “這衣服暖和,又能防止他們在病情發作時撕破衣服?!弊o士長武東莉低聲細語,“病房里的桌椅板凳等所有設施設備,都是按照精神??铺攸c和要求精心設計的?!?/p>

    午飯時間,餐廳里飄出了土豆燒雞塊的香味。護士們正在給不能自理的病人喂飯,剛剛吃飽的女孩“徐二一”又開始亂踢亂打,醫護人員迅速上前干預,通過耐心的心理疏導控制住了她的沖動行為。

    剛走進廣慈醫院的人,對這些名字都是一頭霧水。

    “流浪乞討精神病人大多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醫院給他們起了名字,多用‘徐’和‘吳’兩個姓氏,再加上一個編號?!钡野畛烧f,醫院在接收病人的同時,會與公安等部門協調,為他們辦理落戶手續,讓他們擁有了自己的身份和戶籍。

    “‘徐二一’五年前被徐州市救助站工作人員送到這里,當時看上去大約七八歲,但智商只有兩歲幼兒的水平。她不允許別人與她住一個房間,經常自殘或者攻擊別人。這幾年她是護士 ‘一把屎一把尿’帶大的,洗澡、換衣服樣樣操心?!?武東莉掀開衣袖,露出右手腕上一條三四厘米長的傷疤說:“三個月前小姑娘來了初潮,又驚又慌。我幫她處理時,還被她抓傷了手?!?/p>

    躺在床上輸液的“吳四九”系癲癇導致的精神障礙。她已經在廣慈醫院生活十多年,因為癲癇頻發,走路會發生摔倒摔傷情況。

    “遇到這種情況,值班醫生都會及時給她進行清創、縫合等處理。最近她病情反復,為避免摔傷,醫護人員讓她盡量臥床,需要下床的時候就扶著她走路?!遍L期醫治、照顧精神病人的梁雪幻,已成長為一名全科醫生。

    在廣慈醫院,目前除了28名救助站送來的流浪乞討精神病患者,還有73名“三無”(無生活來源、無法定贍養人、無勞動能力)等特殊困難病人。狄邦成算了一筆賬:“這些患者每年的生活、醫療費用大約1000多萬元,醫院給予一定的減免救助,其余由政府埋單?!?/p>

    這些無家可歸的患者把廣慈醫院當成了戀戀不舍的“家”,把醫護人員當成家人一樣依賴。有的患者病情穩定后到親戚家生活,因為想念醫護人員自己又回來了。

    一邊盡心盡力提供治療,一邊千方百計幫患者找“家”,這是廣慈醫院忙碌的日常。醫院與救助站建立了互通機制,通過報刊、尋親網站、DNA及人臉比對等方法為他們尋親。近幾年已有31位患者找到了親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徐二八”是個高高壯壯的男孩, 2019年11月27日由徐州市救助站送入廣慈醫院。當時他不知已經在外流浪多久,蓬頭垢面、言語不清,無法與人正常交流。經過醫護人員的精心護理和治療,他很快長高長胖,精神狀態也有了明顯好轉。

    “濃眉大眼的小伙子,看上去才十幾歲,父母可能也一直在找他吧?”醫護人員對“徐二八”找家的事非常上心,時常與救助站溝通。最近終于傳來了好消息,經過DNA比對找到了“徐二八”的父母。原來這孩子姓梁,是安徽蕭縣人,現在剛滿18歲。

    35歲的陳紅(化名)來到廣慈醫院時,能夠說出自己的姓名、年齡,但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在醫院治療兩年多后,病情慢慢有了起色。2013年4月的一天,她在電視里看到雅安地震的新聞,突然指著其中的一個畫面說:“這里就是我的家!” 護理部主任紀海英又驚又喜,再三向她確認后,立即將這一信息提供給救助站和公安部門,兩個月后果然在雅安找到了陳紅的家。

    “陳紅回家的那一天,我們所有醫護人員都紅了眼眶?!奔o海英依然記得那天的情景,“精神病人病情容易反復,會讓醫護人員有挫敗感。如果幫助他們找到家人,真的特別欣慰?!?/p>

    然而,能夠回家的患者還是少數。他們中的多數人仍長期滯留在廣慈醫院,每個人背后都有一個心酸的故事或者一個無奈的家庭。很多患者入院登記上的信息,聯系人都寫著“村干”。

    55歲的劉強(化名)已經在廣慈醫院生活7年了,因為疾病,他無法通過工作養活自己,家中也沒有親人能夠照顧他, 80多歲的老母親靠哥哥贍養?!按謇锏母刹棵總€月來看望我一次,我在這兒過得很好,哪兒也不想去?!眲娗逦貙τ浾弑磉_自己的心聲。

    有家難尋,有家難回,家對他們而言是多么沉重的一個話題。好在有醫護人員努力給他們心靈撫慰,幫他們走出精神心理的泥沼。

    “精神障礙治療的最終目的,還是讓患者回歸家庭和社會,讓他們過上正常的生活?!苯鼉赡陙?,狄邦成一直思考并探索一種新機制——精神障礙社區康復雙向服務。

    更何況,擺在面前最嚴峻、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廣慈醫院編制床位120張,實際開放已達200張,醫院職工105人,專業技術人員嚴重不足,全院超負荷運行,而醫院外還有一些精神障礙救助對象需要接受救治。

    “讓病情穩定的患者走出醫院,接受康復訓練,成為精神障礙患者回歸家庭和社會的重要中間環節,這是回‘家’路上的重要橋梁和樞紐?!?狄邦成在社區康復方面已經做了深入研究并形成論文。

    所謂精神障礙社區康復雙向服務,是指精神障礙患者社區康復期間,廣慈醫院與當地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建立對口幫扶、雙向轉診制度。在開展好院內康復的同時,對社區康復提供專業技術指導,形成醫療機構與社區康復無縫銜接,為精神障礙患者康復后回歸家庭和社會打下良好基礎。

    社區康復中心要建成什么樣?廣慈醫院在院內打造了一個500平方米的精神障礙社區康復服務示范區,配置了音樂治療、沙盤治療、心理CT、康復健身器材等設施設備。病情穩定的出院及居家管理精神障礙患者,可以在這里接受康復護理、心理疏導、家居生活、人際交往等方面的精神康復服務。目前已為500余名精神障礙患者提供了康復服務,15名患者恢復社會功能,實現正常生活、就業。

    其中有一對李氏兄弟,父母均患有精神分裂癥早年雙亡。由于遺傳因素,兄弟倆也先后患上了精神分裂癥,他們發病時在村上打人罵人、撬門砸鎖,鬧得全村雞犬不寧。狄邦成將兄弟倆接到醫院,擬訂了詳備的治療和康復方案。半年后,兄弟倆病情逐漸好轉,老大病情穩定后出院,找了自食其力的一份工作,正式融入社會,老二繼續在醫院康復治療。

    “江蘇省民政廳2019年以來兩次到蘇北調研,對我們精神障礙社區康復這種模式表示贊賞?!钡野畛杀硎?,他們準備進一步完善這種模式,并積極動員社會各方力量,建立覆蓋范圍廣、康復訓練功能齊全的精神障礙康復模式,減輕患者家庭負擔,補齊精神衛生康復體系短板,為精神障礙患者構建一個無形而又穩固的“家”。徐報融媒記者 甘曉妹 吳云 周杰

    標簽:
    責編:張靜
    上一篇
    下一篇
    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