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55922"></rt>

<rt id="55922"></rt>
  • <ruby id="55922"><mark id="55922"></mark></ruby>
    <source id="55922"><nav id="55922"></nav></source>
    <b id="55922"><form id="55922"></form></b>

      <rt id="55922"></rt>

    <cite id="55922"><tbody id="55922"></tbody></cite>

    未标题-1.jpg
    52位器官受捐者赴广西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祭奠
    2021-04-02 08:51:00  来源:扬子晚报  
    1
    听新闻

    清明节即将来临之际,广西器官移植捐献者纪念碑前迎来了一群特殊的缅怀者,他们是来自贵州、海南等地的52位器官受捐者。基于捐受保密的“双盲”原则,他们至今不知道向自己捐赠器官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叫什么,只知道在这满墙的名字中,有给予自己新生并从此以后“血脉相连的陌生人”。

    组织者杨柳将鲜花放在了和自己同姓的捐献者——“杨华”的名字前,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以后我也想成为一名器官捐献者,把名字留在这里,继续为别人带去‘重生’的希望。”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孙庆云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写满名字的纪念碑是一个象征

    代表每一位器官捐赠者

    清明前夕,晨曦初露,器官受捐者们怀抱着鲜花聚集在位于南宁的广西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一个挨一个走到纪念碑边,弯下身躯半蹲在地上,将鲜花有序地摆放成一排。随后,他们或对着纪念碑双手合十,默默低语,或再三鞠躬久久不愿离去。

    “我们都是接受器官捐赠的受捐者,年纪最大的有60岁,年纪最小的才20岁;这次缅怀活动是我们自发组织的,大家专程从贵州、海南等各个地方赶到了纪念园。”36岁的广西人杨柳是队列中的其中一员,她同时也是这次缅怀活动的主要组织者。

    她向记者介绍,52位器官受捐者其实有着一段共同的生活经历:面对逐渐恶化的疾病,在生命即将走向终点时,有人突然朝他们伸出了援手,捐赠了心脏、肾脏、肝脏等“活着”必须依赖的器官,给了他们重新活下去的希望。

    不过,基于捐受保密的“双盲”原则,器官捐赠者和受捐者互相不知道对方的任何信息,哪怕是一个姓名。对于杨柳来说,亦是如此,在接受器官捐赠的第四年,她的排异反应逐渐消除,捐赠者的肾脏慢慢和她的身体融为一体,但她还是不知道这颗肾脏的主人是谁。

    “而这座写满捐献者姓名的纪念碑就是一个象征,它印刻着这些平凡英雄的姓名,我确实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却知道他的姓名被永远留在了这座纪念碑上。”杨柳告诉记者。

    面对那座写着密密麻麻名字的纪念碑,她巡视了一圈,试图从上千个姓名中找出自己的恩人,却还是没有结果。

    给受捐肾脏起名“小喜悦”

    想将重生的希望继续传递

    谈及组织缅怀的原因,杨柳向记者倾诉道:“一年前,我因为肾功能衰竭,只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在等待配型的那段时间,我看过太多因为器官衰竭被送去抢救,却没有被抢救回来的人。所以每次去医院做透析时,我都忐忑不安,看着吊管里的血液一滴滴地往下落,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生命也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转折发生在去年4月27日,她突然接到医院器官移植科室的电话通知,获得了和自己配型成功的肾源,并且顺利进行了移植手术。出院后她给这颗肾脏起了个名字“小喜悦”,寓意着幸福喜悦。

    “除了感恩别人捐赠出的这颗肾脏,我还去问过自己的主治医生,假设有一天生命走到最后一刻,像自己这样的情况,还能不能去进行器官捐赠?他对我说,我的肝脏和肾脏都不是太好,但是眼角膜还是比较适合捐献的,咨询后,我在医院签下了器官捐赠书。”杨柳说。

    她告诉记者,自己在缅怀现场献花时,特意把怀里抱着的那束花,放在了一个叫“杨华”的器官捐赠者名字前,因为和自己同姓,她希望以后自己的名字也能被镌刻到纪念碑上。

    鲜花放下后,杨柳站在纪念碑前,默默哀悼了近一分钟,“因为接受了别人给的重生希望,就想着自己有没有可能再给到另外一个人重生的希望,将这份活着的机会传递下去。”

    “肾日”“肝日”“心脏日”也会来祭奠

    自愿捐赠器官的受捐者还有很多

    其实不止是杨柳,她身边的很多病友,也和她一样在器官捐赠书上签下了名字。相比受捐者的称号,他们彼此之间还会称呼对方为战友,做完器官移植后,大家拉了一个聊天群,会在一起讨论身体复查的情况,还会分享一些日常生活上的事情。

    “因为接受移植手术一年后,对我们来讲仍然是高危期,像我身边的战友,有人会出现器官排异的现象,包括我自己也中过BK病毒(DNA病毒)。但凡受到了感染或者排斥这样的情况,大家相当于又走了一次鬼门关。”同样接受肾脏移植的陈一伟说,他和杨柳一样是这次缅怀活动的组织者,也是聊天群的群主。

    在他们的战友群,还有一个“小秘密”。他们会把做器官移植手术的那一天当成自己的第二个生日,也会有与此对应的名称,如果移植的是肾脏,就把它叫作“肾日”,类似的还有 “心脏日”“肝日”……

    陈一伟告诉记者,“在那一天,我们会在群里面给战友过‘第二个生日’,发个红包或者送份礼物,祝他生日快乐,也会庆祝他平安健康地增加一岁。另外这个战友还会有一个特别的行程,就是到纪念碑这里再祭奠一下。”

    器官捐献者都是受捐者的“英雄”

    感恩的同时也要担起责任

    “手术过程中,我的记忆完全是一片空白的,但是我非常清晰地记得自己从ICU醒过来的感觉,除了开心和兴奋的情绪之外,我好像重新开始了一段崭新的人生。”出院后,杨柳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去用手触摸做手术的那个伤口。

    在她看来,自己获得了重生,也意味着另外一个人失去了生命,接受“肾脏捐赠”不单单需要受捐者去感恩,也代表着责任,所以每当她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都会告诉自己,也想告诉这颗肾脏的主人“我不是只为自己活着,我也要为你活着,而且我要活得更精彩,要让这个生命活得更有价值。”

    她说:“器官捐献者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平凡的英雄,不管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家属都非常伟大,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勇敢做出器官捐献的决定。”

    链接

    纪念碑现已镌刻1675个姓名

    且均已得到捐赠者家属同意

    记者了解到,52名受捐者祭奠的广西器官移植捐献者纪念碑(南宁园),在2013年正式落成并对公众开放,由广西壮族自治区红十字会筹备建设,现已镌刻1675个遗体器官捐赠者姓名。

    在器官移植后,每个捐赠者都会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编号,由捐献机构后台系统随机生成,并且对外保密。“这样做,一是为了杜绝人体器官的买卖行为,二是为了保护捐赠者和受捐者双方,避免因捐赠受到不必要的压力和骚扰。”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人体器官捐献获取组织(OPO)廖主任告诉记者,“所有镌刻在纪念碑上的姓名都经过了捐赠者家属的同意和授权,主要是为了给受捐者、捐献者家属及公众提供一个缅怀场所,提升民众对遗体器官捐献的认知、尊重和参与。”孙庆云

    标签:
    责编:张静
    上一篇
    下一篇
    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首页,波多野结衣,国产精品香蕉在线观看网,亚洲老鸭窝一区二区三区 网站地图